投资理念 > 保障老有所养要靠政策激励还是宣传教育? ——也许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给出了更有效的答案

保障老有所养要靠政策激励还是宣传教育? ——也许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给出了更有效的答案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2个月前刚刚获得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教授以其在行为经济学领域的诸多贡献而闻名于世。但他在养老储蓄领域所带来的影响却是其中最持久、最深远的。不同于其他任何人,塞勒教授与多次合作过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施罗莫·贝纳茨(Shlomo Benartzi)另辟蹊径,使人们得以重新审视有关养老储蓄的最基本的假设。

十年前,Vanguard投资者研究中心负责人Steve Utkus第一次接触到贝纳茨和塞勒教授提出的“增加储蓄,未雨绸缪”(“Save more tomorrow”,简称“SMarT”)养老储蓄计划。“SMarT”现在称作自动增提,意即缴费确定型(Defined Contribution)养老金计划的参与者定期自动增加一定的储蓄额,通常每年增加一次。

但他们的创新之处并不仅仅在于提出了让储蓄额自动增加的想法。实际上,SMarT并不强调在职人士要多储蓄当前工资的1%,而是要让在职者现在同意未来要将储蓄额增加1%,意即从现在起逐年增加储蓄额。

这一养老储蓄计划的基础是对人们行为的观察结论,例如人们往往偏好当下,以及存在惰性等。如果在职人士偏好当下,就会担心如果现在存下更多的退休金,那么当前拿到手里的工资就会减少。但是偏好当下的在职者并不会特别担心未来的计划,因此他们较容易承诺从现在起的一年后拿出更多资金进行储蓄;好比如果要我们现在承诺一年后开始节食、锻炼,就要容易得多。一年后,当储蓄额开始自动增加时,在职者往往会因为疏忽和惰性,不大会注意到实得工资的减少(尤其当薪资上涨后更不易察觉)。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他们自动存下来的钱也越来越多。

当学术研究报告首次提出SMarT计划时,它基本上未经过测试。德克萨斯州一家小型公司对SMarT计划进行了相关试验,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但这次试验之所以取得成功,主要归功于公司的负责人。这位负责人大力倡导员工存下更多退休金。这一计划在小公司取得了成功,是否也能在大公司大规模推广呢?

2002年,Vanguard与塞勒教授、贝纳茨教授以及Vanguard的一位大客户对SMarT计划进行了试验。试验结果同样令人惊喜。[1]

后来,这项计划成为Vanguard乃至全行业养老金计划设计方案的常规内容之一。如今,自动参加养老储蓄和自动增加缴费额已经成为优化养老储蓄方案的常规建议。在美国,它们也已被纳入《2006年养老金保护法案》相关政策之中。

根据Vanguard的《2017年美国人应该如何储蓄》报告,自2007年底以来,自动加入Vanguard养老储蓄计划的人数增长了300%。而且越来越多的雇主也开始接受自动计提,即定期增加缴费额,直至达到上限或雇员退出计划。

在英国,自动增加储蓄额已经成为养老储蓄制度的强制要求。英国所有在职人员即将完成自动加入养老储蓄计划的登记。明年,英国将首次在全国范围内启动自动增加缴费额。

最终,或许塞勒教授和贝纳茨教授的最大贡献是促使人们改变了思维方式。在他们的研究工作之前(以及在同行开展相关研究之前),人们曾普遍认为,养老储蓄需要通过激励政策(比如雇主匹配缴费、政府税收优惠等)以及宣传教育等方式来实现。然而,我们现在知道,激励政策和宣传教育虽然可以产生积极效果,但作用有限。对许多人来说,养老储蓄计划不成功是因为拖延和忽视。而自动加入养老储蓄计划和自动增提等简单机制有助于克服这些行为偏差。

因此,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塞勒教授可谓实至名归,他在经济学领域贡献颇丰。但在一定意义上,这也是属于“老有所养”的诺贝尔奖——属于那些从他的观点中受益,并因此在退休后有更好财务保障的数百万普通大众。


[1] Richard H. Thaler and Shlomo Benartzi, 2004.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12(1): S164-S187.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责任声明

本文件的内容及文件中包含的任何附件/链接仅作为一般信息,而非投资建议。此类信息未考虑投资者的特定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及个人需求,并非设计用于替代专业意见。投资者应在作出投资之前,根据自身的特定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及个人需求就有关投资产品的适用性寻求独立专业意见。

本文件的内容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均诚实提供。请注意,此类信息自公布后可能已过时,而来自第三方的任何信息不一定得到Vanguard集团公司及其所有附属公司及联属公司(统称“领航实体”)的认可。

本文件包含其他资料的链接,该等资料可能是在美国编制以及可能受领航实体委托编制。此类资料仅供参考,可能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此类资料可能包含附带提及的领航实体发行的产品。

领航实体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负责。领航实体对此类信息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不作任何承诺。特别是,来自第三方的任何信息不一定得到领航实体的认可,领航实体并未检查此类第三方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

未经领航实体明确书面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或在任何其他出版物提及本文件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的任何部分。本文件中任何附件及链接中的任何信息均不能脱离本文件及/或从文件中另行分出以散布。

本文件由先锋领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先锋领航上海”)发布。先锋领航上海是由领航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成立的全资拥有附属公司。

本文件所述的基金 (如有) 未经中国监管机构注册或批准,因此不构成在中国向公众提供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或中国的其他任何适用法律规定认购基金的要约邀请或招揽。

本文件的内容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仅作一般信息之用,不构成证券投资咨询服务或投资顾问服务或发布证券研究及分析报告服务,不得视为任何招揽或建议。

目前在中国并无任何直接或间接向中国公众出售或发售的Vanguard基金。此外,未事先获得中国相关机构的批准,任何中国机构或自然人均不得直接或间接购买任何Vanguard基金或其任何受益权益,除非通过合格的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的渠道。获得本文件的人士须根据发行人的要求遵守这些限制。

本文件的内容受版权、商标及其他形式的专有权利保护。不得复制、出版及/或分发任何取材自本文件的信息的衍生作品。

© 2019 先锋领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