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 美股价格上扬使风险收益权衡变得微妙

美股价格上扬使风险收益权衡变得微妙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在全球金融危机使经济陷入低谷后的8年半里,标准普尔500指数攀升了250%以上,使当前的美股牛市成为自1926年以来第二强劲的牛市,同时也是持续时间第二长的牛市。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泡沫鼎盛时期,标准普尔500指数在9年半的时间里攀升了400%以上,使当时的牛市成为史上最强劲、持续时间最长的牛市。两相比较,就不可避免地会引发一些令人感到不安的问题。美股牛市是否还能继续走高?更重要的是,我们目前是否正处于类似于20世纪90年代末的泡沫时期——当时,股票估值达到史上最高水平后,股价大幅下挫50%[1]

经过分析,Vanguard发现:

  • 如果和长期平均水平进行比较,周期调整市盈率(CAPE)等传统估值指标展现的是一幅令人担忧的未来图景,但又不甚准确。相较于传统指标,Vanguard的“公允价值”CAPE指标可以更加有效地衡量估值过高或估值不足的情形。根据Vanguard的评估结果,虽然目前的股票交易价格高于公允价值,但是还未达到互联网泡沫时期的极端水平。
  • 即便如此,我们认为美股在未来5年的收益前景较为疲弱,而鉴于美国以外股票市场的良好前景,在全球范围内分散投资组合的配置将带来更显著的益处。Vanguard的模拟分析结果显示,在当前市场行情下,在全球范围内分散配置、且股票和债券分别占60%40%的投资组合回报前景可以与全部由美股构成的投资组合相媲美,但前者的尾部风险明显低于后者。[2]

传统估值结果异乎寻常地高

当市场价格完全脱离股息、账面价值和收益等公司基本面时,市盈率可以作为辨别股票市场是否存在估值过高情形甚至出现泡沫的一个重要信号。尽管估值并非理想的市场择时工具,但在接下来的10年中,估值升高往往伴随着回报的低迷。2000年,CAPE高达44倍,而在随后“失落的十年”中,标准普尔500指数的累计回报为-8%

无论是将一年、三年、五年还是十年平均收益作为分母,市盈率都非常高。由图1a可见,四个估值比率均处于相对于其历史水平的89分位至95分位区间。CAPE位于其历史水平的95分位。如图1b所示,CAPE31倍,接近1926年以来长期平均值(18CAPE)两个标准差左右。如果仅从传统测量指标来看,股票市场存在估值过高的情况。

1:标准普尔500指数和历史相比偏高

注:以上分析针对1926年以来的标准普尔500指数

来源:Vanguard基于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教授的网站aida.wss.yale.edu/~shiller/data.htm计算

公允价值CAPE给出的分析结果并不那么触目惊心

尽管图1a1b给出的情形触目惊心,但是直接将CAPE(及其他估值倍数)与历史平均水平进行对比可能存在误导性。这种比较未将经济与市场环境的变化考虑在内,包括能够影响这些乘数公允价值的通货膨胀水平及利率。举例来说,利率和通胀水平的长期持续下行会降低资产定价模型中使用的贴现率,进而推高市盈率。在这种情况下,高CAPE反映出的并不是估值过高的股票价格,而是较低的债券收益率。在2017CFA协会年会期间,CAPE的创造者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教授与杰里米·西格尔(Jeremy Siegel)教授把低利率归结为导致CAPE攀升的一个可能原因。

Vanguard在其《2015年经济及投资展望》中提出了一种公允价值CAPE指标,将当前利率及通胀水平纳入了考量。[3]这一公允价值概念提供了一个更加有用的时变基准,可以据此与传统CAPE进行比较。目前,虽然CAPE接近历史最高水平,但只是略高于Vanguard对公允价值CAPE的估计。换句话说,根据公允价值CAPE,市场虽然接近估值过高的范畴,但是还未达到出现泡沫的程度。[4] 

美股价格走高、收益走低的影响

尽管与20世纪90年代末的股市泡沫进行比较过于极端,但是根据Vanguard的分析结果,即便在最好的情况下,美国股票收益在未来5-10年仍会较为疲弱。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分散配置投资组合的理由尤为充分。Vanguard资本市场模型®VCMM)模拟结果如下:

  • 美国股票收益可能会降低,亏损风险可能会升高。Vanguard的五年期美国股票收益模拟结果显示,美股年化收益超过5%的机会为三分之一。在任一给定年份出现10%或更高降幅的可能性为69%,显著高于42%的历史可能性。
  • 全球分散化配置可以改善投资组合的业绩前景。和美国股票相比,全球股票(60%美股与40%美国以外全球股票的资产配置)的收益前景更加良好,在任一给定年份出现10%或更高降幅的可能性要稍低一些。未持有全球股票的投资者可以通过全球多元化资产配置获得更多收益。
  • 全球债券可以进一步促进投资组合的分散化,限制尾部风险。股票和债券各占60%40%的平衡型全球投资组合的收益前景与美国股票不相上下,但下跌风险要更低一些。尽管全球债券本身收益可能会偏低,但它们和股票之间的弱相关性会在股市震荡期间起到稳定投资组合的作用,使多元化投资成为唯一的“免费午餐”。

投资往往是收益目标和风险偏好之间的平衡。鉴于当前的估值,风险性投资组合的收益会走低,损失几率要高于平常;相比之下,股票和债券各占60%40%的平衡型全球投资组合则可以提供很好的风险收益权衡。未来几年对于投资者来说可能充满着挑战性,因为投资者可能需要在低回报、股票风险溢价受到压缩的环境下生存。是增加存款还是削减开支,将与保持投资组合分散化以及控制成本同等重要。届时,坚守投资原则(例如着眼长远、严格资产配置及周期性投资组合再平衡)将变得比以往更加重要。

*324659

关于资产收益分布的注解

本文所展示的资产回报分布代表了Vanguard对未来5年可能发生的风险溢价范围的看法;本文中的长期预测并不能转换为短期预测。这些长期投资回报的潜在结果是基于Vanguard资本市场模型(VCMM)产生的,反映了Vanguard投资战略集团的综合观点。关于VCMM的详细信息,请参阅Vanguard全球资本市场模型(Davis, Aliaga-Díaz, Ahluwahlia et al., 2014)。预期的风险溢价和围绕这些预期而产生的不确定性,存在于Vanguard投资方法和投资组合建设过程中所使用的大量的定性和定量计算中。

注意:VCMM所产生的有关各种投资结果可能性的预测和其他信息在本质上是假设的,并不能反映实际的投资结果,因此也无法保证未来的投资结果。VCMM所展示的收益率结果分布来源于每个建模资产类别的10,000个模拟结婚。文中所有模拟结果截止到2017930日。模型的结果可能随每次的使用和时间变化而产生变化。

请注意金融市场和其他因素的波动可能导致投资者账户资产的损失,并且无法保证特定的资产配置或资金组合能够满足投资者的投资目标,或给投资者提供一定的收入水平。

多样化投资不能保证一定盈利,也不能防止损失。

债券基金所面临的风险为发行人可能将无法按时支付款项,而债券价格会因利率上升或对发行人支付能力的负面评价而下降。

非美国公司发行的股票或债券投资面临着多重风险,其中包括国家/地区风险和汇率风险。

CFA®CFA协会的注册商标。


[1] Joseph Davis, Roger Aliaga-Díaz, Andrew Patterson, and Harshdeep Ahluwalia, December 2014. Vanguard’s Economic and Investment Outlook. Valley Forge, Pa.: The Vanguard Group.
[2] One important point to keep in mind is that as the depressed company earnings of the 2008–2009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begin to roll out of the ten-year moving average calculation next year, the Shiller CAPE could fall slightly (to around 28x, assuming current prices and earnings don’t change much).
[3] The CAPE ratio rose more than three standard deviations above its long-term average in the late 1990s and early 2000s, and thus the period can be considered extremely overvalued or a bubble.

[4] Joseph Davis, Roger Aliaga-Díaz, Harshdeep Ahluwalia, Frank Polanco, and Christos Tasopoulos, 2014. Vanguard Global Capital Markets Model. Valley Forge, Pa.: The Vanguard Group.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责任声明

本文件的内容及文件中包含的任何附件/链接仅作为一般信息,而非投资建议。此类信息未考虑投资者的特定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及个人需求,并非设计用于替代专业意见。投资者应在作出投资之前,根据自身的特定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及个人需求就有关投资产品的适用性寻求独立专业意见。

本文件的内容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均诚实提供。请注意,此类信息自公布后可能已过时,而来自第三方的任何信息不一定得到Vanguard集团公司及其所有附属公司及联属公司(统称“领航实体”)的认可。

本文件包含其他资料的链接,该等资料可能是在美国编制以及可能受领航实体委托编制。此类资料仅供参考,可能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此类资料可能包含附带提及的领航实体发行的产品。

领航实体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负责。领航实体对此类信息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不作任何承诺。特别是,来自第三方的任何信息不一定得到领航实体的认可,领航实体并未检查此类第三方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

未经领航实体明确书面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或在任何其他出版物提及本文件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的任何部分。本文件中任何附件及链接中的任何信息均不能脱离本文件及/或从文件中另行分出以散布。

本文件由先锋领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先锋领航上海”)发布。先锋领航上海是由领航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成立的全资拥有附属公司。

本文件所述的基金 (如有) 未经中国监管机构注册或批准,因此不构成在中国向公众提供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或中国的其他任何适用法律规定认购基金的要约邀请或招揽。

本文件的内容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仅作一般信息之用,不构成证券投资咨询服务或投资顾问服务或发布证券研究及分析报告服务,不得视为任何招揽或建议。

目前在中国并无任何直接或间接向中国公众出售或发售的Vanguard基金。此外,未事先获得中国相关机构的批准,任何中国机构或自然人均不得直接或间接购买任何Vanguard基金或其任何受益权益,除非通过合格的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的渠道。获得本文件的人士须根据发行人的要求遵守这些限制。

本文件的内容受版权、商标及其他形式的专有权利保护。不得复制、出版及/或分发任何取材自本文件的信息的衍生作品。

© 2019 先锋领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