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理念 > 美国八零后和九零后投资者是怎样投资的?

美国八零后和九零后投资者是怎样投资的?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美国千禧一代(相当于我们常说的“八零后”和“九零后”)投资者更倾向于规避风险[1]。1980年以后出生的千禧一代曾经历过两次严重的熊市,分别是2001-2002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和2008-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

Vanguard集团对400万持有Vanguard集团个人退休账户与应税经纪账户组合或公募基金账户的个人投资者家庭进行了分析[2],评估他们的家庭风险承担水平。结果发现,典型的千禧一代家庭承担着巨大的股票风险。他们将投资组合中90%的资产配置在股票市场(如图1)[3]。这种风险承担水平符合专业的投资组合建议,因为通常年轻人储蓄的理由是退休及其他,所以他们只需持有适量现金即可。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至少四分之一的千禧一代投资者,由于受到熊市经历的影响而采用了保守型投资组合。

此外,金融和人力资本的经济模型表明,随着年龄的增长,家庭投资应该降低股票敞口。然而调查结果显示,在“婴儿潮”和“沉默一代”投资者中,股票敞口的下降幅度低于预期。“婴儿潮”一代个人投资者的股票配置占比为68%,而典型“沉默一代”家庭的股票配置占比则为62%。

为何年纪更大的投资者对股票市场风险的接受度会高于预期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目前已退休的许多人持有传统的养老金,使他们能够承担更高的股票风险。其他原因还包括:对医疗费用的担忧、债券收益率较低,以及为继承人提供遗赠的愿望等。除了上述财务因素的影响,“婴儿潮”一代和“沉默一代”两个群体还拥有共同的投资经历,即都享受到了1982-2000年间股市牛市的红利。[4]

我们的个人投资者样本跨越多个时代和年龄段,因此具有多样性(见图2),而不同时代的投资者之间则存在着显著差异。过去三年中,近一半的千禧一代家庭在Vanguard集团首次开户,且账户有适量结余——其平均结余仅为全部家庭平均结余的21%[5]。同时,样本中千禧一代家庭数量超过了“沉默一代”投资者的数量。不过,“沉默一代”家庭更加富裕,且持有Vanguard集团账户的时间更长——这其中的四分之三在Vanguard集团持有至少15年的账户,而他们的平均结余是全部家庭平均结余的三倍多[6]

越来越多的家庭采用均衡型投资组合配置策略——当然也有例外

2012-2017年的5年时间里,人们开始规避极端的投资组合配置,转而采用更加均衡的投资组合策略。2017年,33%的Vanguard集团个人投资者家庭持有全股票或零股票投资组合,相较2012年的38%有所下降(图3)。这反映了投资者对股票市场愈发谨慎的态度,而下降趋势主要源于全股票投资组合家庭比例的下降——该比例从2012年的24%下降到了2017年的19%。

不同年代的投资者都在转向更加均衡的投资策略。对于“婴儿潮”一代和“沉默一代”家庭来说,全股票和零股票投资组合数量均有所下降。在千禧一代和X一代中,极端投资组合的减少是由于全股票配置的大幅减少引起的,而全股票配置大幅减少的一个原因是千禧一代投资者持有目标日期基金占比的增加。在我们的样本中,大约三分之一的千禧一代家庭持有目标日期基金。

另一方面,千禧一代家庭持有零股票投资组合的比例也从2012年的13%上升至2017年的19%,他们是最有可能持有低风险投资组合的群体,尽管这类投资组合投资时间很长且相对于人力资本而言金融资本也较少。这也反映了该时代投资者较短期的储蓄目标。

这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惰性。新加入市场的投资者可能对将资金投入股市犹豫不决。在过去一年中首次开户的千禧一代中,有三分之一的投资者未持有股票,但这个数字会随着投资时间的增加而大幅下降。

全球金融危机的余威可能影响部分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

而另一个重要因素则是对熊市的群体记忆,尤其是2008-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对于分别在金融危机前和金融危机后开始在Vanguard集团投资的千禧一代而言,其在股票配置比例上差异显著(如图4)。这两个群体的股票配置比例平均约为90%。然而,对比在危机前后开设账户的投资者,金融危机后零股票投资组合家庭的占比为22%,而金融危机前零股票投资组合家庭的占比为10%;同时,持有全股票投资组合的家庭占比从金融危机前的33%下降到危机后的14%。

有关金融危机的记忆加剧了许多千禧一代对市场损失的恐惧,其因此更加不愿承担市场风险。对于那些在金融危机后开设账户的千禧一代,市场风险比潜在回报更为突出。而对于在金融危机前就开始在Vanguard集团投资的千禧一代,情况则恰恰相反。

启示

虽然对千禧一代投资者过于保守存在担心,但我们也发现,大多数在Vanguard集团投资的千禧一代正承担着相当大的股票市场风险。

与此同时,一个非常重要的小规模群体由于深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必然会重新评估风险水平。较年长的Vanguard集团投资者承担的风险水平高于使用传统财务规划经验法则(例如“100减去投资者年龄”以确定持有股票的百分比)所得出的预期水平。这种风险承担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年长人群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股票牛市中的经历,以及他们拥有的大量包括养老金在内的财富。未来,年轻投资者是否会像如今的老年投资者那样拥有类似的股票持有比例,不仅取决于其在股票市场的经历,还取决于其退休储蓄计划不断变化的属性。

*658875

*投资涉及风险,包括损失本金


[1] 参见《ICI Research Perspective》,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2017年10月刊第23卷第7期第14页。和《U.S. Asset Management and Wealth Edition》,The Cerulli Edge。2018年1月刊第245卷第1期第13页。
[2] 同一家庭中的个人被视为共同投资,因此考虑了家庭总投资组合。 如家庭包含多个成员,则以最年长成员年龄为基准。
[3] 调查结果与固定缴款账户中年轻投资者的股票配置非常相似。 请参阅Vanguard集团institutional.vanguard.com的《How America Saves》(2018)一文。
[4] Malmendier和Nagel在2011年的研究中发现,年长人群的冒险行为差异更大。 参见Malmendier,Ulrike和Stefan Nagel在2011年的研究报告《Depression Babies: Do Macroeconomic Experiences Affect Risk Taking》,经济学人季刊,第125卷第1期第373-416页。
[5] 在Vanguard集团开户的家庭账户平均结余约为60,000美元。
[6] 我们的样本仅包括在Vanguard集团进行的投资组合,而不是家庭的所有投资组合。它不包括房地产、社会保障和养老金以及其他资产。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责任声明

本文件的内容及文件中包含的任何附件/链接仅作为一般信息,而非投资建议。此类信息未考虑投资者的特定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及个人需求,并非设计用于替代专业意见。投资者应在作出投资之前,根据自身的特定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及个人需求就有关投资产品的适用性寻求独立专业意见。

本文件的内容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均诚实提供。请注意,此类信息自公布后可能已过时,而来自第三方的任何信息不一定得到Vanguard集团公司及其所有附属公司及联属公司(统称“领航实体”)的认可。

本文件包含其他资料的链接,该等资料可能是在美国编制以及可能受领航实体委托编制。此类资料仅供参考,可能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此类资料可能包含附带提及的领航实体发行的产品。

领航实体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负责。领航实体对此类信息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不作任何承诺。特别是,来自第三方的任何信息不一定得到领航实体的认可,领航实体并未检查此类第三方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

未经领航实体明确书面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或在任何其他出版物提及本文件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的任何部分。本文件中任何附件及链接中的任何信息均不能脱离本文件及/或从文件中另行分出以散布。

本文件由先锋领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先锋领航上海”)发布。先锋领航上海是由领航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成立的全资拥有附属公司。

本文件所述的基金 (如有) 未经中国监管机构注册或批准,因此不构成在中国向公众提供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或中国的其他任何适用法律规定认购基金的要约邀请或招揽。

本文件的内容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仅作一般信息之用,不构成证券投资咨询服务或投资顾问服务或发布证券研究及分析报告服务,不得视为任何招揽或建议。

目前在中国并无任何直接或间接向中国公众出售或发售的Vanguard基金。此外,未事先获得中国相关机构的批准,任何中国机构或自然人均不得直接或间接购买任何Vanguard基金或其任何受益权益,除非通过合格的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的渠道。获得本文件的人士须根据发行人的要求遵守这些限制。

本文件的内容受版权、商标及其他形式的专有权利保护。不得复制、出版及/或分发任何取材自本文件的信息的衍生作品。

© 2019 先锋领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