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工具 > 抵御通胀风险的养老金规划策略

抵御通胀风险的养老金规划策略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Hand putting wood cube block on top vertical red wooden blocks with white arrows facing opposite to the black arrows. With different concepts to other people. Going for success.

伴随着中国经济腾飞,钱的购买力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过去用5毛钱的零花钱就可以去小卖部请小朋友吃零食了,而今便利店里几乎已经看不见5毛标价的商品;以前人人称羡的“百万富翁”,如今在一线城市付个首付都不太够了。“钱越来越不值钱了”,这就是百姓对通货膨胀最直观的感受。

在法币时代,物价上涨是普遍现象,不只中国,各个国家都逃不开通胀。在投资者面对的众多风险中,通胀或许是众多投资者的心头大患,尤其是退休人群,担忧通胀上升会影响自己的财务状况和支出,希望寻求应对通胀的最佳策略。

那么通货膨胀的真正影响是什么? 它是一个无形杀手,慢慢地吞噬着我们的财富,还是只是经济增长和市场运作的副产物呢?我们应该迅速采取行动来对抗通货膨胀,还是仅仅将其作为投资的一部分?

 

关于通货膨胀的三个问题

  1. 通货膨胀是不是经济的主要风险吗?

不一定,在谈论通胀是否构成经济的主要风险时,不能抛开导致通货膨胀的原因和通胀严重程度来看。拿猪肉价格举例,我们看到过去几十年里猪肉价格翻了十多倍。如果猪肉价格上涨是因为更多人民生活水平上升,对猪肉的需求上涨而带来的,那么这就是有利的通货膨胀。人们工资和财富的增长超过了猪肉价格的增长,人们有钱去购买新鲜猪肉。然而,如果猪肉价格是因为猪得了瘟疫而变得更贵,那就是不利的通货膨胀率。这种情况下,生产者的耗材成本转嫁给了消费者,而消费者却没有任何经济或实际收益作为回报。

简言之,通胀的风险是真实存在的,但“真实的风险”并不完全可以和“有害的风险”划等号。

  1. 目前的通胀情况如何?

正如我们在前面年中展望报告中谈到的,对中国而言, 2021年的核心通胀率预计约为1-1.5%,远低于中国人民银行3%的目标。在消费需求温和复苏的情况下,生产者价格的攀升对消费者端的传导效应有限。而鉴于美国供需失衡现象的存在,美国通货膨胀风险要高于其它国家,核心通货膨胀可能持续超过美联储2%的目标,但不太可能重回 1970 年代失控的通货膨胀。

总体而言,虽然全球通胀普遍上涨,但整体呈现出温和上升态势。

  1. 退休工资是固定的,通货膨胀让我对退休后的财务状况感到不安,我能做些什么呢?

买房可以说是这么多年来中国投资者应对通胀最简单粗暴的方式,但随着国家开始管控房价,提倡“房住不炒”,难言未来房产依旧是对抗通胀的妙方。而以美国为例,投资者通常有两种选择来对抗通胀风险:投资组合调整支出调整。投资组合调整包括常见的通胀对冲,如提高国债通胀保值证券 (TIPS)和大宗商品敞口,减少债券敞口。支出调整侧重于设定规则根据通胀调整以控制支出。

虽然投资组合调整受到更多关注,但从长期来看支出调整可能更具可预测性和影响力,且这两种策略适用于所有市场条件。

美国投资者养老金案例分享

假设一对美国夫妇杰克和黛安,两人都 已年满65 岁,于今年年初退休。他们目前持有100 万美元的投资组合和以及每年共计3万美元的退休工资,而夫妇二人希望未来每年的消费水平在6万5千美元。通过先锋领航资本市场模型® (VCMM) 预测的当前市场条件下潜在回报来看,基于1万次不同场景的模拟结果得出杰克和黛安直到100岁都能够按照他们希望的生活水平消费的可能性约为 94%。*

如果我们只看1万次情景模拟中的751种“高通胀”情景(退休的头5 年累积通胀超过 20% ),杰克和黛安维持理想生活方式的可能性则降至 77%。为了应对高通胀风险,他们可能会考虑以下 4 种选择:

选项A:维持原状。

选项 B:在市场表现不佳的时期后减少支出(经通货膨胀调整后)。**

选项 C:将原本投资于股票资产的10% 转为大宗商品,固定收益中的10%转为短期 TIPS。

选项 D:同时采取选项B和选项C。

按支出和/或投资组合调整的结果比较

注:751 种高通胀情景占总共10,000 种潜在情景的7.51%。

重要提示:先锋领航资本市场模型(VCMM)预测回报分布来自每个资产类别各10,000次模拟结果,截至2020 年 9 月 30 日的模拟结果。模型预测结果可能随每次使用和时间节点变化而变化。

资料来源:先锋领航计算。假设投资组合为 60/40 的股债组合,且每年进行再平衡。基于截至 2020 年 9 月 30 日VCMM所预测的通货膨胀和投资组合回报。所使用的基准指数如下,美国股票:MSCI 美国广泛市场指数;国际股票:MSCI 全球指数(除美国);美国债券:彭博巴克莱美国综合债券指数;国际债券: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美元对冲);大宗商品:彭博大宗商品总回报指数;TIPS:彭博巴克莱0-5年期美国国债通胀保值证券总回报指数;通货膨胀:消费者价格指数 – 城市消费者(CPI-U)。结果还假设对上一年的 AUM 收取 0.50% 的费用,以反映可能的投顾费和基金费用。

 

对比4 个选项结果可以很明显看到,仅靠调整投资组合并不足以降低通胀风险。TIPS追踪短期通胀,通常具有较高的可预测性,但对投资组合的其余组成几乎没有通胀保护作用。另一方面,大宗商品可以通过“溢出效应”为资产组合其他资产提供通胀风险对冲,但该类资产表现波动很大,而且过去通胀率较高的时期的历史表现也欠佳。简而言之,这两种工具都不是应对通胀风险的灵丹妙药。

而反观支出调整方法,则在高通胀时期有效延长了投资组合的寿命,但这并不意味着这种方法就不存在取舍。在所有观察到的情景中,虽然减少支出有助于延长投资组合的预期寿命,但也会使得实际消费水平下降。当然,在市场不佳时小幅减少支出的确可以防止投资组合过早用完,投资者可以选择在一定程度上调整支出水平以度过暂时的难关。

 

总结

通胀风险真实存在,且通胀的短期冲击有可能使得投资组合偏离长期轨迹。在大多数情况下,对支出进行小幅调整就足以应对通胀风险。而寻求一些替代性投资工具作为解决方案看似很诱人,但请注意其所涉及的风险。

我们认为投资的核心原则不应该改变:对绝大多数投资者而言,多元化投资组合依然是应对一系列长期的市场和经济冲击的最优解决方案。当然,在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时候,还可以寻求投资顾问的帮助,以确定如何分配资产以最好地解决通货膨胀和其他复杂规划相关的问题。

最后,请记住,投资决策不需要做到完美无缺,但需要保持一致。投资组合常常会受到各自各样的冲击,但不理性的情绪化交易可能比市场风险更不利于财富积累。

 

*实际的可能性为 94.67%,即有9,467 个场景中杰克和黛安在 100 岁时至少还保有1 美元的账户余额。

**假设经通胀调整后的支出所削减的幅度不超过上一年支出水平的 2.5%。

 

注:所有投资均涉及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

 

关于先锋领航资本市场模型(VCMM

VCMM预测的有关各种投资结果的可能性及其他信息均为假设,并不反映实际的投资结果,也不保证未来的回报。VCMM每次使用及不同时间使用的结果不同。

VCMM预测基于对历史数据的统计学分析。未来回报率表现可能与VCMM得到的历史模式不同。更为重要的是,VCMM可能低估了模型模拟期内没有出现过的极端情景。

VCMM是一个由Vanguard投资策略集团开发和维护的专有金融模拟工具。该模型预测众多资产类别未来回报率的分布。这些资产类别包括美国及全球股票市场,不同期限的美国国债和企业固定收入市场,国际固定收入市场,美国货币市场,商品,以及某些另类投资策略。VCMM的理论和经验基础为,各种资产类别的回报率体现了投资者对于承担不同种类的系统风险(beta)所要求的补偿。该模型的核心是对获取的每月金融和经济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之后估算的风险因素与资产回报率之间的动态统计学关系。该模型使用一系列的估算公式,运用蒙特卡洛模拟方法来预测风险因素和资产类别的相互关联,以及未来的不确定性和随机性。该模型生成有关每一资产类别在不同时间段内的大量模拟结果。然后通过计算这些模拟结果的集中趋势来获取预测结果。该工具生成的结果在每次使用以及不同时间使用的结果不同。

VCMM的主要价值在与为潜在客户的资产组合进行分析。VCMM资产类别预测——包括预计回报率分布,波动性和相关性——对于评估潜在负面风险,不同风回报率取舍至关重要。尽管任何一种回报率分布都有集中趋势,Vanguard强调注重被考察资产的全部潜在结果,就像本文提供的数据,才是使用VCMM结果最为有效的方法。

VCMM通过生成大区间的潜在结果来代表预测的不确定性。请注意,VCMM并不在回报分布上强加“正态”,而是偏重资产类别回报率经验分布中的肥尾和偏斜度。在结果的区间内,个体经验可能很不一样,代表潜在未来路径的不同性质。实际上这是我们用分布框架来处理资产回报率前景的一个关键原因。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责任声明

本文件的内容及文件中包含的任何附件/链接仅作为一般信息,而非投资建议。此类信息未考虑投资者的特定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及个人需求,并非设计用于替代专业意见。投资者应在作出投资之前,根据自身的特定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及个人需求就有关投资产品的适用性寻求独立专业意见。

本文件的内容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均诚实提供。请注意,此类信息自公布后可能已过时,而来自第三方的任何信息不一定得到Vanguard公司及其所有附属公司及联属公司(统称“先锋领航实体”)的认可。

本文件包含其他资料的链接,该等资料可能是在美国编制以及可能受先锋领航实体委托编制。此类资料仅供参考,可能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此类资料可能包含附带提及的领航实体发行的产品。

先锋领航实体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负责。先锋领航实体对此类信息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不作任何承诺。特别是,来自第三方的任何信息不一定得到先锋领航实体的认可,先锋领航实体并未检查此类第三方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

未经先锋领航实体明确书面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或在任何其他出版物提及本文件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的任何部分。本文件中任何附件及链接中的任何信息均不能脱离本文件及/或从文件中另行分出以散布。

本文件由先锋领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先锋领航上海”)发布。先锋领航上海是由先锋领航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成立的全资拥有附属公司。

本文件所述的基金 (如有) 未经中国监管机构注册或批准,因此不构成在中国向公众提供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或中国的其他任何适用法律规定认购基金的要约邀请或招揽。

本文件的内容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仅作一般信息之用,不构成证券投资咨询服务或投资顾问服务或发布证券研究及分析报告服务,不得视为任何招揽或建议。

目前在中国并无任何直接或间接向中国公众出售或发售的Vanguard基金。此外,未事先获得中国相关机构的批准,任何中国机构或自然人均不得直接或间接购买任何Vanguard基金或其任何受益权益,除非通过合格的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的渠道。获得本文件的人士须根据发行人的要求遵守这些限制。

本文件的内容受版权、商标及其他形式的专有权利保护。不得复制、出版及/或分发任何取材自本文件的信息的衍生作品。

© 2021 先锋领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