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理念 > 指数基金是被动投资者,但不应成为被动的股东

指数基金是被动投资者,但不应成为被动的股东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Vanguard1976年创立首支指数基金时,指数化投资还被人看作稀奇的东西(有的人可能连看都不看)。市场评论人士质疑,为什么有人会满足于获得市场回报而不是试图跑赢市场。一些主动管理的倡导者甚至称指数化投资“不像美国”。

40多年后的今天,指数化投资已经广为人知并受到欢迎。数千万个人投资者使用低成本、多元化的指数基金和ETF来为自己未来的退休、教育、置业等绸缪,做好财务准备。同时,人们对于主动管理型基金的高成本愈发不满。

对指数化投资的最新责难来自芝加哥大学的两位教授——M. Todd HendersonDorody Shapiro Lund。他们称指数基金是“公司治理的风险”。他们认为,指数基金经理不关心公司治理,也无法胜任这一职责,又拥有过多的投票权。他们建议,指数基金实际上应该放弃投票权。

这一建议是草率的,危险的,具有误导性。我想分享一下Vanguard是如何看待我们作为投资管理者的角色的。

一、我们非常关心公司治理。指数基金经理必须和其他人一样关注、甚至更加关注公司治理。我们基本上是永久持有股票的,因为我们不能全部卖出一个指数中的某支成分股。所以,我们可能对于上个季度可口可乐的股票相对于百事可乐表现如何无动于衷。(自1976年以来,我们的指数基金每一天都持有这两支股票,而且不论涨跌都会持续持有,只要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还是相关指数的成分股。)因此,Vanguard的投票权以及在公司治理上发出的声音是我们保护客户投资的最重要工具。

当我们发现影响公司长期价值的重大风险(例如不良的领导、不良的披露、不合理的薪酬结构,或者对股东权益的威胁)时,我们会发出我们的声音、行使我们的投票权。治理良好的公司更有可能取得更好的长期表现。如果公司治理的标准不断水涨船高,那么对所有投资者而言都是好消息。

二、我们善于公司治理。Vanguard的投资管理责任计划(Investment Stewardship program)蓬勃发展,势头良好。我们的行业分析师深切关注对我们投资的长期价值构成威胁的问题。在过去一年中,我们与企业的董事会及管理层接触共达900多次(自2013年以来平均每年增长17%)。每次我们和企业董事长、首席执行官或董事交谈时,我们都十分清楚,我们是在代表2000Vanguard投资者的经济利益而发挥作用。我们也倾听各种维权股东、研究者以及我们自己的专家网络的声音,之后我们会自己进行独立分析判断,然后投票。

在某些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长期以来一直认为指数基金股东的支持是理所当然的。事实上,当维权股东要求改变董事会的理由十分充分、同时他们提名的董事会人选强而有力的时候,我们会很愿意支持他们。在过去一年中,我们在大约一半的投票代理权争夺中就是这么做的。即使最终没有成功,维权股东的活动也常常会促成讨论,而这种讨论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带来积极的变化。

三、一股应该始终代表一票。一百万股应该等于一百万票。这是超越地理界限、投资风格和持有期的基本治理权。拥有大量投资者的大型基金比拥有较少投资者的小型基金有更大的投票权。Vanguard对公司投票结果的控制力不会超过加州对全美大选结果的影响力。我们拥有的发言权和我们拥有的股票数量对等,而且我们按照客户的最佳长期经济利益投票。只有当大多数其他股东和我们的观点一致时,投票结果才会和我们的投票相一致。

有人建议将投票权集中在主动管理型基金经理手中,这很有可能降低对董事会和管理层的问责,压制长期投资者的声音,助长短期主义,扭曲对投资者和公司的激励。指数基金可能是被动投资者,但Vanguard旗下基金并非企业股票的被动所有者。我们的客户信任我们,委托我们在全球范围内的企业董事会中代表他们的利益。我们必须以应有的严肃态度和责任心履行自己的职责。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责任声明

本文件的内容及文件中包含的任何附件/链接仅作为一般信息,而非投资建议。此类信息未考虑投资者的特定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及个人需求,并非设计用于替代专业意见。投资者应在作出投资之前,根据自身的特定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及个人需求就有关投资产品的适用性寻求独立专业意见。

本文件的内容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均诚实提供。请注意,此类信息自公布后可能已过时,而来自第三方的任何信息不一定得到Vanguard集团公司及其所有附属公司及联属公司(统称“领航实体”)的认可。

本文件包含其他资料的链接,该等资料可能是在美国编制以及可能受领航实体委托编制。此类资料仅供参考,可能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此类资料可能包含附带提及的领航实体发行的产品。

领航实体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负责。领航实体对此类信息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不作任何承诺。特别是,来自第三方的任何信息不一定得到领航实体的认可,领航实体并未检查此类第三方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

未经领航实体明确书面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或在任何其他出版物提及本文件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的任何部分。本文件中任何附件及链接中的任何信息均不能脱离本文件及/或从文件中另行分出以散布。

本文件由先锋领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先锋领航上海”)发布。先锋领航上海是由领航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成立的全资拥有附属公司。

本文件所述的基金 (如有) 未经中国监管机构注册或批准,因此不构成在中国向公众提供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或中国的其他任何适用法律规定认购基金的要约邀请或招揽。

本文件的内容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仅作一般信息之用,不构成证券投资咨询服务或投资顾问服务或发布证券研究及分析报告服务,不得视为任何招揽或建议。

目前在中国并无任何直接或间接向中国公众出售或发售的Vanguard基金。此外,未事先获得中国相关机构的批准,任何中国机构或自然人均不得直接或间接购买任何Vanguard基金或其任何受益权益,除非通过合格的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的渠道。获得本文件的人士须根据发行人的要求遵守这些限制。

本文件的内容受版权、商标及其他形式的专有权利保护。不得复制、出版及/或分发任何取材自本文件的信息的衍生作品。

© 2019 先锋领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