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 2018全球股市:风险上升,回报下降

2018全球股市:风险上升,回报下降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自金融危机发生以来,全球股市在八年半的时间内为耐心的投资者带来了15.5%的年回报率。鉴于这一强劲的市场表现,对股市估值也开始逐步提升。美国和新兴市场当前的估值结果均高于Vanguard的公允价值基准,因此,Vanguard对全球股票前景的展望持高度审慎观点。

基于Vanguard集团资本市场模型(VCMM)得出的预估结果,自去年以来,全球股票市场的十年期展望前景已开始恶化,目前集中在4.5%-6.5%区间。美国股市的预期收益要低于国际市场的收益,这也凸显了当前环境下采取全球股票策略的优势。

市盈率——包括罗伯特·席勒教授(Robert Shiller)提出的周期性调整后市盈率(CAPE)——已经达到令人担忧的水平[1]。当前的CAPE相当于其历史水平的95分位,接近互联网泡沫时代的高位。然而,将CAPE(以及任何其他各种估值)与其历史平均水平进行直接比较可能会产生误导,并不能解释当前的低通胀和低利率现象。

由于利率和通货膨胀长期保持低位,抑制了资产定价模型中使用的贴现率,投资者愿意为未来收益支付更高的价格,从而抬高了市盈率。因此,CAPE较高并不意味着股票价格被高估,也可能是由于利率较低导致。

Vanguard集团的公允价值CAPE以当前的利率和通货膨胀水平为基础,提供了一个更为实用的时变基准,并可与传统的CAPE进行比较,而不是采用常见的历史平均基准对比方法。

图1-a展现了席勒教授提出的周期性调整后市盈率与我们的公允价值模型的对比结果。例如,20世纪90年代后期,周期性调整后市盈率与我们的公允价值预估结果之间的差异意味着可能出现金融泡沫。如今,虽然周期性调整后市盈率已接近历史高位,但与其公允价值相比,并未被过分高估,因此并未出现泡沫。

图1:全球股票估值差异
a. 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CAPE接近过高估值

注:公允价值CAPE是基于通胀预期及低利率调整CAPE衡量手段的数据模型。该模型为涉及三个变量的向量误差修正(VEC)模型,包括投资收益、10年期通胀及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1940年1月至2017年9月)。
数据来源:Vanguard集团基于罗伯特·席勒教授的在线数据、美国劳工统计局和美国联邦储备局数据得出的计算结果。

b. 其他发达国家市场的估值似乎比较合理

注:美国估值指标是当前标准普尔500指数在1940年1月至2017年9月期间的CAPE相对于公允价值CAPE的百分位数。发达市场估值指标是各地区(澳大利亚、英国、欧元区、日本和加拿大)当前CAPE的加权平均值相对于各地区自身公允价值CAPE的百分位数。澳大利亚、英国、欧元区、日本和加拿大的公允价值CAPE是一个包括权益性投资收益率(MSCI指数)、十年期通胀、十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股票波动率以及债券波动率的五变量向量误差修正(VEC)模型,估值期间为1970年1月至2017年9月。新兴市场估值指标是新兴市场对美国相对估值以及当前美国CAPE相对于其公允价值CAPE的百分位数的综合估值。相对估值是当前新兴市场与美国的市盈率比率相对于其历史平均水平的比率,采用1990年1月至2017年9月的三年期平均收益衡量。

数据来源:Vanguard集团基于罗伯特·席勒教授的在线数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美国联邦储备局数据以及汤森路透Datastream得出的计算结果。

这一公允价值概念还可以推广至美国以外的地区。如图1-b所示,Vanguard发现,美国以外发达市场的股票估值即使基于利率和通胀调整后,也处于合理水平。但对于新兴市场而言,需要注意的是,由于风险高而且投资者寻求更高的收益,它们的股票通常会以低于发达市场股票的市盈率进行交易。即便在剔除高风险因素进行调整后,新兴市场的估值也高于其公允价值水平,并且被略微高估了。

Vanguard预计,未来十年美国股市的预期回报将为3%-5%,与过去30年10%的年收益率形成鲜明对比。尽管过去三十年来,估值扩张有助于回报增长,但未来十年由于利率逐步回升,估值将进一步收缩。美国市场的预期股票风险溢价(相对于现金)似乎已开始下降,主要原因就在于当前的估值走高。

非美国股票市场的预期收益为5.5%-7.5%,略高于美国股票市场。然而,估值收缩并不会像过去三十年那样剧烈,因此,非美国股票市场的股票风险溢价未来可能会小幅走高。

这一结果是基于当前的中等估值水平,以及市场定价对美元贬值(特别是美元对欧元、日元等其他主要货币的贬值)的长期预期。

Vanguard认为,全球股票市场未来十年的预期回报为4.5%-6.5%。当前,在全球进行多元分散化投资尤为重要,但需要注意的是,在进行资产配置时不要仅仅根据中位预期收益来布局战术性因子,而忽略了资产收益的总体分布及其相关性。

*421846

重要提示:

Vanguard 资本市场模型(简称“VCMM”)预测的有关各种投资结果的可能性及其他信息均为假设,不代表实际结果,也不保证未来结果。
VCMM 每次使用及不同时间使用的结果不同。
VCMM 预测基于对历史数据的统计学分析。未来回报率表现可能与VCMM 得到的历史模式不同。更为重要的是,VCMM 可能低估了模型模拟期内没有出现过的极端情景。
VCMM 是一个由Vanguard 投资策略集团开发和维护的专有金融模拟工具。该模型预测众多资产类别未来回报率的分布。这些资产类别包括美国及全球股票市场,不同期限的美国国债和企业固定收入市场,国际固定收入市场,美国货币市场,商品,以及某些另类投资策略。
VCMM 的理论和经验基础为,各种资产类别的回报率体现了投资者对于承担不同种类的系统风险(beta)所要求的补偿。该模型的核心是对获取的从早至1960年代的每月金融和经济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之后估算的风险因素与资产回报率之间的动态统计学关系。该模型使用一系列的估算公式,运用蒙特卡洛模拟方法来预测风险因素和资产类别的相互关联,以及未来的不确定性和随机性。该模型生成有关每一资产类别在不同时间段内的大量模拟结果。然后通过计算这些模拟结果的集中趋势来获取预测结果。该工具生成的结果在每次使用以及不同时间使用的结果不同。

注:

本文内容来源于Vanguard集团报告《Vanguard economic and market outlook for 2018: Rising risks to the status quo》,在线阅读网址为:https://pressroom.vanguard.com/nonindexed/Research-Vanguard-Market-And-Economic-Overview-120417.pdf
所有投资均涉及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
投资证券市场面临的风险包括:发行人可能无法按时付款;因利率上升或发行人被认为无能力付款而导致债券价格下跌。
投资非美国公司发行的股票或债券可能存在的风险包括国家/地区风险和货币风险。多元化投资并不能确保始终盈利或不受损失。


[1] 来源:参考Vanguard集团报告《As share prices rise, the risk-return trade-off gets tricky》,在线阅读网址http://test.institutional.vanguard.co.uk/portal/site/institutional/uk/en/articles/research-and-commentary/markets-economy/global-macro-matters-us-stock-prices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责任声明

本文件的内容及文件中包含的任何附件/链接仅作为一般信息,而非投资建议。此类信息未考虑投资者的特定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及个人需求,并非设计用于替代专业意见。投资者应在作出投资之前,根据自身的特定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及个人需求就有关投资产品的适用性寻求独立专业意见。

本文件的内容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均诚实提供。请注意,此类信息自公布后可能已过时,而来自第三方的任何信息不一定得到Vanguard集团公司及其所有附属公司及联属公司(统称“领航实体”)的认可。

本文件包含其他资料的链接,该等资料可能是在美国编制以及可能受领航实体委托编制。此类资料仅供参考,可能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此类资料可能包含附带提及的领航实体发行的产品。

领航实体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负责。领航实体对此类信息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不作任何承诺。特别是,来自第三方的任何信息不一定得到领航实体的认可,领航实体并未检查此类第三方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

未经领航实体明确书面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或在任何其他出版物提及本文件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的任何部分。本文件中任何附件及链接中的任何信息均不能脱离本文件及/或从文件中另行分出以散布。

本文件由先锋领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先锋领航上海”)发布。先锋领航上海是由领航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成立的全资拥有附属公司。

本文件所述的基金 (如有) 未经中国监管机构注册或批准,因此不构成在中国向公众提供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或中国的其他任何适用法律规定认购基金的要约邀请或招揽。

本文件的内容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仅作一般信息之用,不构成证券投资咨询服务或投资顾问服务或发布证券研究及分析报告服务,不得视为任何招揽或建议。

目前在中国并无任何直接或间接向中国公众出售或发售的Vanguard基金。此外,未事先获得中国相关机构的批准,任何中国机构或自然人均不得直接或间接购买任何Vanguard基金或其任何受益权益,除非通过合格的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的渠道。获得本文件的人士须根据发行人的要求遵守这些限制。

本文件的内容受版权、商标及其他形式的专有权利保护。不得复制、出版及/或分发任何取材自本文件的信息的衍生作品。

© 2019 先锋领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权利。